车企怎会上了“政策的当”?

om3805″>

尽管2013全球汽车论坛刚刚落下帷幕,但是这场论坛所引发的战火却仍未平静。广汽集团总经理曾庆洪(点击查看最新人物消息)的一句看似抱怨的话语“重组我第一个响应,我第一个上当”这句话再次点燃了汽车政策变革的硝烟。

作为指导中国汽车产业发展的重要文件——《汽车产业政策》,走在了不得不变的当口。面对中国汽车市场从高速发展走向平稳增长,面对中国汽车企业从国内大步走向国际市场的巨大变化,汽车产业政策被炮轰“不与时俱进”。按照汽车产业政策十年一大改的不成文规定,2014年有望推出新版《汽车产业发展政策》。

李书福(点击查看最新人物消息)曾经以一句自嘲的话形象的形容沃尔沃的国产:“我是左手和右手签了协议。”沃尔沃的控股权早就划归吉利,但却因其注册地在瑞典而无法直接在国内建厂,“左手与右手签约”也表达了李书福对现行汽车产业政策的一声叹息。

在新政策中,合资企业中外股比、产业重组等成为争议最大的问题。

为何汽车政策频遭炮轰?我们究竟需要怎样的汽车政策?看似亟待修改的政策让车企大佬无所适从,但更深层次的是对我们相关政府部门的拷问……

50%股比红线破或不破?

汽车产业政策,想说爱你不容易

群雄争议难分上下

“国家有关部门提倡汽车工业重组,我第一个响应,但是我们也第一个‘上当’。”不日前举办的全球汽车论坛上,广汽集团总经理曾庆洪的这一句话犹如一枚炸弹一般在会场炸开来…

放开,还是不放开?这是影响中国合资车企的大事。

按理说,在这样公开的场合,各位大佬们的言语都会相当谨慎,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如此直白的“指责”产业政策呢?事情要回溯到4年前的2009年,当年3月,国家发布《汽车产业调整与振兴规划》,明确指出支持大型汽车企业集团进行兼并重组,鼓励一汽、东风、上汽、长安在全国范围内兼并重组,支持北汽、广汽、奇瑞和中国重汽的区域性兼并重组。仅仅是2个月后的5月,广汽集团就宣布以10亿元收购长丰汽车29%的股份,成为了长丰的第一大股东,抢到了新规出台后的“头啖汤”,这也是曾总说“第一个响应”的原因。如此看来广汽长丰的合作前景理应很美,但为何曾总会疾呼“上当”呢?

自1994年第一版《汽车工业产业政策》出炉以来,中国汽车业一直坚守着“生产汽车、摩托车整车和发动机产品的中外合资、合作企业的中方所占股份比例不得低于50%”这一红线。不遵守这条规定则无法获准组建合资整车企业。

细查之,原来是这期收购无意中让广汽集团当时正在推进的整体上市计划收到了阻碍。广汽收购长丰29%股权之前,曾向有关部门咨询过如此收购是否会阻碍整体上市,当得到了肯定答复是之后才放手去做。当收购成功后,广汽集团却因为所占长丰汽车股份不足、同业竞争等原因而并未得到证监会发出的允许上市的“Pass卡”。当时的曾庆洪可谓进退两难:进?增持长丰就要全面收购所有股东的股份,成本着实过大;退?相信对于任何人来说都会觉得太不甘心。最后他只能采取迂回政策,在2年后启动对广汽长丰的二次重组,以换股吸收合并广汽长丰。尽管通过这种方式曾庆洪着实实现了广汽集团的整体上市,但广汽集团回归A股已然是3年后的2012年了,是否错失了最佳的上市时机我们无法给出明确的答案,但是时间和金钱上造成的浪费是显而易见的了,相信这也是他大呼“上当”的原因之一。

与三年前不同,针对“放开股比”,赞成者变多了,既有跨国汽车巨头,也有收购了海外车企的民营汽车巨头及小型民营车企。

苦等三年“父子联姻”,李书福难掩一声叹息

跨国汽车巨头——福特汽车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艾伦·穆拉利表示,股比放开是趋势,对汽车企业是好事,可以为用户提供更多的产品和更好的服务。大众集团中国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海兹曼则急于看到这一政策出台。海兹曼称,大众汽车集团正在和一汽集团沟通,希望增持一汽—大众的股份。

曾庆洪对产业政策的指责有理有据,但这是偶发现象么?答案恐怕是否定的。其实,产业政策被炮轰已然不是第一次了,在公开场合对这一政策表达出不满情绪的也不仅仅是曾总一人,就在曾庆洪大呼“上当”的次日,李书福在同一场合的演讲中在向各部委表达了感谢之后发出了“沃尔沃要在中国生产很不容易”的如此感慨。

最大胆迈出跨国全资收购的吉利汽车,因为现实利益而拥护开放股比。吉利汽车和沃尔沃汽车董事长李书福表示,尽管从资产属性上看,沃尔沃所有权归中国,但沃尔沃却因外来者的身份无法享受财政补贴。

回顾沃尔沃的国产之路,这条路走的实在不易。尽管在2010年吉利就实现了对沃尔沃的100%控股,但是由于沃尔沃的注册地在瑞典,它的“外商”身份令其无法拿到商务部的通行证,根据中国的政策规定,要想实现国产就必须得合资。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董扬却激烈反对放开股比。尽管董扬随后表示他并不认为中国汽车企业仍在迷恋、依赖合资,很多企业表现出一定的自主发展能力。从国家层面看,改革开放的方向不变。中外合作以后应该还要延续。在延续的过程中,要有一些升级,让中方做出更大贡献,也要让权利和义务更加平衡。

为了推动沃尔沃的国产,李书福一方面启动了吉利和沃尔沃的合资,在上个月注册成立了大庆沃尔沃汽车制造公司;另一方面,另一方面通过吉利控股旗下全资子公司豪情成都分公司,以委托方式生产沃尔沃。如此曲线救国,总算是实现了沃尔沃的国产。但从2010年实现了完全控股再到2013年的国产,李书福也是历经了1000多天的等待。无论吉利和沃尔沃的合资是属于“父子联姻”还是“兄弟携手”,在李书福看来,都“等于是左手和右手签了协议”,也难怪他会发出“沃尔沃在中国生产很不容易”的一声叹息了。

原北汽控股总经理、现任春晖资本董事长汪大总成为温和的反对派,他表示,“目前还不是完全放开股比的好时机。完全开放,不一定对国内企业发展有利。”

“有形之手拉郎配”,汽车产业政策屡成箭靶

曾庆洪炮轰兼并重组

不断经历炮轰的汽车产业政策或许也觉得自己很“冤枉”,也许有那么一刻它也在问为何自己总是成为被攻击的对象,为什么自己如此倒霉,事实果真如此吗?真的只有汽车圈的政策才被炮轰吗?

广汽被“吃药”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